第二百八十七章怕你被别人拐走了(感谢秋堂前的打赏)
作者:泡泡      更新:2020-02-15 02:05      字数:2075
  夫骄最新章节

  苏槿抿了抿唇,刚才他说不打算,肯定是对院试有七八成的把握。

  再者沈夫子能把祁云清当做得意门生,学识自有过人之出。

  “云清,你一定可以,去京城念书一听就好风光,到时候我也跟着沾光了。”

  说着她笑了笑,“等云清高中了,就可以接我和娘去京城过好日子了,我就是官夫人了。”

  她的语气故作轻松。

  男子一时没有接话,灶里的火柴“噼里啪啦”声更加清晰了。

  半向后,男子吐出两个字,“我怕。”

  苏槿疑惑的望着他,“怕什么?”

  她心里下意识就想到了祁山。

  “我怕你被别人拐走了。”

  他突然抿唇一笑,有一丝打趣的意味,但深邃的眸子全是认真。

  这个“口是心非”的女子,他真想……

  让她三天下不了床。

  有些僵的气氛,突然就缓和了下来。

  苏槿哭笑不得,伸手掐了掐他的腰,“云清,你胡说什么,哪有什么别人。”

  大手包裹她的小手,男子的眸子在火光下熠熠生辉,低沉富有磁性,一字一顿道:“你在哪,我就在哪。”

  不是我在哪,你就在哪。

  很显然将苏槿放在了首位。

  苏槿心里微动,眼里算是复杂,下一秒,她仰头吻他,不过是新手,加上有些紧张,亲在了他的下巴上。

  对上男子促狭的眼神,她脸颊一红,刚想离开,脑袋就被男子的大手固定了,唇被堵住了。

  她脸颊更红了,余光瞥着门口,生怕李荷这时候进来了。

  她轻轻推了推他的肩头,示意他松开。

  在她快要喘不上气,他才松开了,对上她杏眼含波,他喉咙上下滑动了一下,眼神也随即幽暗了一些。

  “为夫怀疑娘子在勾引我。”

  苏槿这下连耳朵都红透了,颇为恼怒的拍了一下他的大腿,“我去帮娘理菜。”

  他太……

  色情了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吃过饭后,祁云清驾着马车去锦河村了。

  不过为了给李荷一个惊喜,就说去镇上买东西。

  李荷也没多想,收拾完厨房,就准备孙家买鸭子,见苏槿无奈,就问了一句,要不要一起去。

  苏槿在家也没啥事,想着芋头白白净净的小脸,她就应了。

  孙家

  这会只有孙游氏,她抱着芋头,理着鱼腥草。

  李荷敲了敲门,笑着道:“大青媳妇,在忙啊?”

  孙游氏蓦地抬头,看见两人,顿时起身笑道:“不忙,祁阿婶、弟妹快进来坐。”

  说着就拍了拍手,去拿凳子给她们。

  “大青媳妇,你抱着孩子别忙活。”李荷连忙接过她手里的凳子。

  “没事,祁阿婶。”孙游氏不以为意笑了笑。

  怀里的芋头突然“咯咯”的笑,小嘴的牙根都露出来了。

  见他晶亮的圆眼看着苏槿和李荷,孙游氏打趣道:“你这小子,见到你祁阿奶、祁婶子嘴都笑开了。”

  “孙嫂子,让我抱一下。”苏槿心里欢喜。

  孙游氏也没犹豫,直接递给她了,苏槿抱着软软的一团,眸子都笑弯了,“芋头,喊祁婶婶。”

  “咿呀咿呀。”芋头挥着小手,抓着她肩头的衣裳。

  她忍不住用脸蹭了蹭他的小脸,芋头顿时“咯咯咯”的笑,小手一通乱舞。

  逗得院子的三人笑成了一片。

  过了一会,李荷扫了一眼周围,笑着问孙游氏:“大青媳妇,你娘呢?”

  “娘这会在河边放鸭子,祁阿婶找娘有什么急事吗?我去喊。”孙游氏道。

  “不是什么急事,我来是想买两只鸭子回去炖汤。”李荷摆手解释道。

  “那我去喊娘,祁阿婶你们坐会。”

  孙游氏看向苏槿,拜托道:“弟妹帮我看着一会芋头。”

  两人接触有一段时间了,她对苏槿很放心。

  “孙嫂子放心我就成。”

  苏槿坐在凳子上,扶着芋头的胳膊窝,让他站着玩。

  这孩子不认生,娘走了也不哭。

  李荷瞧着也欢喜,伸手逗了他几下,笑着叹了一句,“云清小时候也是白白净净,一双眼睛黑亮,喜欢咿呀咿呀的说话,那时候村里的人老爱抱他。”

  苏槿想象了一下,没想象出来,总觉得以现在的祁云清去想象小时候的云清,有几分滑稽搞笑。

  她打趣道:“肯定是云清小时候话太多了。”

  闻言,李荷露齿一笑,“云清对槿儿还算话多,你没嫁过来时,他性子还要冷清,一天说不出五句话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两人说说笑笑之间,孙青的娘孙朱氏提着两鸭子回来了。

  “等久了吧!”

  见她喘着粗气,李荷摇了摇头,替她顺了顺背,“没多久,孙大姐歇口气在说话吧。”

  芋头看见孙朱氏,咿呀咿呀的更凶了,手不停地摇。

  孙朱氏把气顺过来了,才将他抱在怀里,好笑道:“怎么了,想阿奶了啊?”说着亲了他的小脸。

  “果然还是自家人亲,我抱了芋头半响,他都没这样欢喜。”苏槿笑着开玩笑道。

  孙朱氏伸手整理芋头的帽子,失笑解释道:“这小子是想我喂米糊给他吃。”

  孙游氏的奶水不足,只能熬米糊喂,好在这孩子也不挑。

  李荷是过来人,自然明白,“奶水不足多炖些猪蹄吃,来奶快。”

  “炖了,还是不够,可能是怀着的时候没吃好。”

  孙朱氏看着苏槿,以过来人的身份关心道:“丫头可得把身子养好,否则没奶,孩子遭罪,你也遭罪。”

  苏槿没生过孩子,不知道这些,但长辈说,她就听着,总不会错。

  再待了一会,李荷付了鸭子的银钱,两人就回家了。

  半路上,苏槿想起什么,就让李荷先回去,她去一趟苏家。

  苏家汉子们没在家,苏槿就给苏贾氏说要借两间屋子,苏贾氏让她晚上带人过来睡就是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见天色还早,李荷就将前几日晒的白菜还有荠菜装在大钵里,放了辣椒和盐腌上。

  苏槿回来后,闲着无事,就将墙边长出来的杂草扯了,圆子像发疯一样,咬着草甩脑袋。

  两人忙忙碌碌,很快都到日头落下来的时候。

  苏槿想着祁云清他们应该没两刻钟就要到了,就去厨房烧火煮饭了。

  李荷端着大钵进来,放在案板上,见苏槿在洗熏肉和熏肠,“槿儿,有谁要来吃饭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