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 拜访周元让
作者:六卦有坎      更新:2020-02-14 22:47      字数:3240
  聊斋县令最新章节

  这昆仑玉虚宫的门人似乎不多,金阙殿中只有刚才现身的那个白发老道。

  此刻老道坐在殿中的一块蒲团上,这大殿之中也没供奉什么神像或者画像,只是在大殿后方写着天地两个字,在天地两字的中间有个巨大的太极图案。

  “在下余十三,不知道友如何称呼?”余十三走入殿中,首先对着白发老道稽首见礼。

  “贫道天运子,见过道友。”白发老道也稽首还礼。

  听到天运子的名号,余十三心中不由的想到:“这老道的道号确实颇有上古遗风,看来这昆仑玉虚宫确实是有些传承。”

  “道友请坐,不知来昆仑所谓何事?”天运子伸手指向了一下不远处的蒲团,示意余十三入座,同时询问起余十三的来意。

  余十三闻言点了点头,坐在了大殿一侧的蒲团上,而后开口说道:“是这样的,贫道云游天下,自认对佛道两家还有些粗浅的了解,正是为印证道法而来......”

  当余十三在昆仑山与天运子谈论道法的时候,周昂的车驾也来到了平凉府地界。

  来到平凉府地界,周昂明显感觉到这里战争的气氛更加浓烈,百姓明显比其它地方少了许多,倒是往来的兵丁,还有运送粮草器械的队伍明显增多。

  “布政司的公文已经下发到各县,那些流民也开始向汉中和西安去了,崔先生说最多五天后就可以开工了。”车厢中葛良工一边翻看着一些纸条,一边低头向周昂问道。

  为了应对西北不断增加的流民,周昂以布政司衙门的名义发了一封公文,公文的内容就是要在西安和汉中两地修建要塞和加固城防,这两地会提供大量的工作机会,至少能解决流民吃饭的问题。

  “对了,我们是先去平凉府衙,还是去周元让的将军行辕?”放下手中纸条,葛良工又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  “先停车。”周昂忽然说了一句,也不是回答葛良工,而是对着车外说道。

  行进的马车瞬间戛然而止,葛良工一头雾水的看着周昂,不过周昂下一句话就解开了葛良工的疑惑:“你师娘来了。”

  “什么师娘来了?”葛良工立刻一脸欣喜的问道,说话之后就连忙出了车厢,向四周看了起来。

  葛良工只是看向四周,却是什么也没看到,不过就在头顶,一道翠绿的遁光呼啸而来。

  那遁光转瞬即至,最后落在马车前,遁光之中不是姜小昙又是何人?

  “师娘。”葛良工连忙上前,很乖巧的就挽着姜小昙的胳膊。

  “拜见夫人!”周昂的亲卫也纷纷下马拜见。

  “都起来吧。”姜小昙笑着说了一句,而后直接走上马车进了车厢。

  等到姜小昙和葛良工回到车厢内,队伍继续前行,这些亲卫似乎对姜小昙遁光而来并不意外。

  “良工刚才还在问我,是先去平凉府衙还是周元让的将军行辕?”看到姜小昙到来,周昂脸上也露出了笑容,不过没有什么你侬我侬的话,而是继续着先前与葛良工的话。

  姜小昙坐在周昂的对面,她先是上下打量了周昂一番,而后才说道:“这一路上又遇到了多少狐妖女鬼?”

  “噗嗤.....”一旁的葛良工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  不过她看到周昂尴尬的样子,还是连忙说道:“师傅其实挺老实的,一路上就只遇到两个女鬼,不过那两个女鬼好像有意中人了。”

  “咳咳.....”周昂干咳两声,同时瞪了葛良工一眼。

  葛良工却不以为意,还向周昂吐了吐舌头。

  “夫君既然特意说出来了,想来是已经打算先去见周元让了?”姜小昙笑着说道,已经猜到了周昂的打算。

  周昂点了点头,他确实也是这样打算的。

  毕竟如今平凉府也没什么好看的了,倒是距离周元让的将军行辕近在咫尺,这一天他可是等了许久。

  “周元让的大部分兵马都在安定和庆阳,平凉城外的将军行辕只有数千亲卫营士兵。”周昂的车驾朝着平凉城而去,葛良工正在说着最近收到的关于周元让的消息。

  “管他有多少兵马,我们只是去拜访拜访,又不是找他麻烦的。”周昂不以为意的说道,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敌意。

  “既是拜访,要不要想递个拜帖?”葛良工想了一下问道。

  周昂闻言也是思量了一下,而后点头说道:“对,先送拜帖,也好让他有个准备。”

  很快便有两个亲卫拿着周昂的拜帖先行一步,毕竟周元让的行辕不归周昂管,不先通个气,万一到时候周元让真撕破脸皮不要周昂进,那可就尴尬了。

  半日后周昂的队伍终于来到了平凉城外,在城外一条河流旁,一片开阔地带上,远远的就能看到一座军营。

  周昂透过车窗看向军营,只见那大营上空无数气血交织,仿佛整个天空都在燃烧,

  除了这些气血之力外,还有无形的肃杀之气,看起来确实气象非凡。

  “这气象倒是不凡,看来周元让练兵是有真本事的。我也有十多年没有见过他了,不知道变了没有?”周昂一脸回忆的说道,脑海中出现了周元让已经模糊的模样。

  姜小昙也看了一眼窗外,而后好奇的看着周昂说道:“如今他可是有求于你,应该会很客气吧?”

  “倒也说不上谁求谁,不过你们恐怕不能进去,只能在车上等我。”周昂有些遗憾的说了一句。

  姜小昙和葛良工闻言也露出遗憾的表情,不过她们也知道,按规矩女子是不能进入军营的。

  两人虽然都很想去看一看,但也知道不能因为这个给周元让留下把柄,便打消了进入军营的想法。

  马车行到辕门处,却没有看到有什么人迎接,倒是辕门下戒备森严,站满了兵丁。

  “军营重地,不得停留。”马车刚一停在辕门前,便有一个小队长模样的兵丁上前大声喊着。

  “住嘴,此乃陕西布政使的车驾,早有拜帖送于你家将军,岂容你大呼小叫,还不快让你家将军出来迎接。”周昂的一个亲卫打马上前几步,同样声音洪亮的喊道,既是在斥责那个守门士兵,也故意将声音传到营内。

  “哼,这个周元让好大的架子,这明摆着是在给老师下马威。”车厢中葛良工不忿的说道。

  他们已经提前送了拜帖,却还故意来这一出,谁都看得出来是周元让故意为之。

  “无妨,他就算再不想见我,今日也不得不见了。此事若传出去,只会败坏他的名声,我们又何必生气呢?”周昂对此到看得很开,反而还开导起葛良工来了。

  姜小昙闻言也是微微一笑,而后有些不屑的说道:“确实,此等行径倒是有失风度,看来我们以前有些高看他了。”

  就在几人说话之时,一个将校模样的武将匆匆跑了出来,他走到周昂的车驾前,还算恭敬的抱拳说道:“我家将军正在校场,不能亲自迎接使君,还请使君见谅。”

  “你又是何人?”周昂没有现身,只是声音从车厢中传出。

  “末将是定西侯麾下校尉姚广义,特来恭迎使君入营的。”校尉自报官职姓名,依旧客客气气。

  不过此人客气归客气,但终究只是一个六品校尉,让他来迎接周昂这位封疆大吏,实在是有些太过轻视了。

  下一刻周昂走出车驾,脸上看不出丝毫不悦,反倒对着姚广义笑了笑,而后还微微拱手的说了句:“有劳了。”

  很快周昂跟着姚广义孤身进了大营,身边连一个亲卫都没有带。

  周昂被姚广义一路领着,最后来到了营中校场。

  远远的周昂就看到,足有七八千人整齐的站在校场之中,在校场的一端是点将台,那台上立着十来个身着铠甲的武将。

  为首是一个身着金色铠甲的武将,他气质出众,头顶精气狼烟更是直冲霄汉,只是那么站在点将台上,就给人一种鼎定乾坤的气势。

  “小时候只觉他威严而不近人情,现在方知他武道修为已入化境,不愧是九大封号将军之一,便是比起京都那两位龙卫也毫不逊色了。”周昂缓步前行,从气势上就知道那金甲武将就是周元让。

  对于这个自己曾经叫过父亲,也曾极度畏惧的男人,周昂内心的情绪还是有些复杂的。

  “侯爷,兴建伯到了。”姚广义将周昂带到点将台下,便对着台上的周元让说道。

  周元让缓缓的扭头看了周昂一眼,此刻周昂也仰头看着台上的周元让。

  在周昂眼中,周元让还是没怎么变,只是今日穿上铠甲,气势威严更胜从前。

  “兴建伯稍等,本将军正在检阅士兵,有什么话稍后再说。”周元让大声说道,声音洪亮如洪钟大吕。

  周昂闻言眉头微皱,都到了这个时候,周元让还有意打压自己,这让周昂心中顿时大为不爽。

  “素闻定西侯治军有方,今日本君正好见识一番。”周昂忽然开口说了一句,而后也不多管,直接迈开脚步向点将台走去。

  周元让看到周昂不请自来,口中冷哼一声,而后对着校场中大喝一声:“列阵。”

  “铿.....”随着周元让一声令下,校场中的士兵齐声一动。

  顷刻整个校场气势大变,周昂脚下一顿,只觉一声巨大的咆哮直冲脑门。

  “吼.....”那声音响彻天地,如同百兽之王的吼叫。

  周昂刚迈出一步,就见虚空之中一只白虎圣兽的虚影挡在自己身前,那白虎朝着自己不断咆哮,恐怖的气势与威压如潮水般向自己席卷而来。